第一卷 第六十四章 阎王判生死

  古啸天毕竟是七十多岁的人,走起路来步履阑珊,手里的拐杖在地上敲动的声音,在安静的赌场里回荡,像一把刀撞击着沈江川的心弦。

  我一直不明白,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到底有什么厉害的,但现在看到沈江川拿打火机的手在抖,我才明白古啸天即便再老,对于沈江川来说他依旧还是阎王,那个可以随便判人生死的阎王。

  古啸天找了一个远处的椅子坐下,样子有些笨拙和吃力。

  沈江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别停啊!我今儿是来看戏的。”古啸天一脸笑意心平气和的说。“沈江川,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儿你说了算,等你把这儿的事都处理完了,我和你再接着说。”

  沈江川收起手里的打火机,端着一杯茶走过去,毕恭毕敬的送到古啸天面前。

  “古叔,您……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古啸天居然没有抬头,双手伏在拐杖上,漫不经心的说。

  “哎,现在上了年纪,浑身都是病,医生说我颈椎增生,一抬头就疼的不行,老了就是不中用了。”

  沈江川一听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冒了出来,想都没想一桩跪在古啸天面前,这样古啸天就不用抬着头和他说话。

  我这一刻才真正明白为什么越雷霆会如此忌惮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像沈江川这样心狠手辣而且只手遮天的人,见到古啸天也会像一个做错事等着受罚的孩子,在他面前不是一个老人,而是一座他完全无法企及的神明,更另他胆寒的是,这尊神明还是可判生死的阎王!

  古啸天似乎很满意沈江川现在的姿势,因为沈江川举着茶的高度刚好合适,他不用费劲就能拿得到,古啸天揭开茶盖,似笑非笑的向赌场里面的人瞟了一眼。

  沈江川带来的人几乎是瞬间全都跪在地上,他们都是道上混的,连沈江川都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他们又岂能站着,更何况面前的人是古啸天。

  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命到五更!

  这是一句戏言,可这里每一个人都相信,在古啸天的眼中从来没有戏言这两个字。

  沈翔还愣在原地,他不明白为什么要对一个老态龙钟的人跪下,手里还提着刀,一脸茫然的看着古啸天。

  “呵呵,这小子带种,已经很多年没看见有人在我面前提刀了。”古啸天居然笑了,一脸和气的说。

  沈江川脸顿时煞白,不敢回头,只是焦急的说。

  “你还站着干什么,扔了刀跪下。”

  沈翔犹豫了半天,明明已经控制了局势,怎么一个老头往那里一座,形势立马陡转之下,但看见沈江川都已经很惧怕的跪在地上,扔了手里的刀,很不服气的慢慢跪了下去。

  “呵呵,都跪着干什么,我都说了我是来看戏的,沈江川,你也别闲着,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古啸天漫不经心的说。

  “古叔,越雷霆当众打断我儿子的手,我今天来是想讨个说法。”

  “既然你是来找越雷霆的麻烦。”古啸天看看浑身湿透的岚清和越千玲笑着问。“你怎么把他家人都绑到这里来?你也算在道上混了几十年的人,祸不及妻儿这话你没听过?”

  “古叔,越雷霆明知道沈翔是我儿子,打狗也要先看主人,可他居然打断我儿子的手,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沈江川战战兢兢的说。

  “啪!”

  沈江川刚说完,古啸天重重一巴掌打在他脸上,顿时鼻血流了出来,溅在沈江川一身都是。

  “你他妈的也知道打狗先看主人?越雷霆是我的人,老子还没死,你就敢明目张胆动我的人,你儿子被打断手是因为他先来赌场闹事,这事我已经知道了,越雷霆没要他命就算给你面子了,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还回来反咬一口。”

  沈江川捂着脸但依旧跪的笔直,浑身在发抖。

  古啸天又是一巴掌打在他右脸上阴冷的说。

  “你要真想找越雷霆讨说法,我不反对,有本事真刀真枪来一场,你他妈的背地里捅刀子玩阴的,你算什么男人,居然还带着自己儿子出来丢人现眼,你这几十年真他妈的白活了。”

  古啸天指着越雷霆也破口大骂。

  “你这个废物,混了几十年防人之心都没有,亏你还是老大,这么多人居然被这王八蛋给算计,你丢不丢人,叫人你剩下的人,抄家伙在一边给我站好。”

  我居然想笑,很少见一个七十多岁的人火气还这么大,古啸天说话的声音很大,中气十足脾气暴躁的样子不难想象他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

  古啸天低头看了沈江川一眼,又是一巴掌打在右脸上。

  “老子还没死,别都给我跪在哭丧,你也把你的人叫起来拿上刀,今天当着我的面就在这里解决,谁有命活着从这里出去,谁就算赢。”

  沈江川的手低垂在地上,已经不再捂脸,古啸天要打自己的脸,再借个沈江川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护着。

  “古叔……我……我错了!”沈江川声音颤抖的说。

  “错?!”古啸天又一巴掌打过去,不解气的问。“你也知道错?你给我说说,你错哪儿了?”

  “我……我……我哪儿都错!”沈江川怕自己说错话惹怒古啸天,低着头说。

  “说不出来,我帮你说!”古啸天把手里的茶泼到沈江川脸上,随手又是一巴掌。“越雷霆放过你儿子,只打断他的手小惩大诫,给你面子,可你恩将仇报想置人于死地,你一错是不仁!”

  沈江川默不作声的直点头。

  又一巴掌打在脸上,他鼻子里的血就没停过的流。

  “你劫持越雷霆妻女要挟,祸不及妻儿,罔顾你还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下三滥的手段都用出来,你二错不义。”

  古啸天坐在椅子上四平八稳,在我眼中,古啸天如今还真像除恶惩奸的阎王。

  “不得庇护外人,欺压自家兄弟,如有违背,死在万刀之下。”古啸天一巴掌打过去义正言辞的说。“你居然勾结外人威逼越雷霆,出卖自家兄弟,你三错不忠!”

  沈江川的脸已经被古啸天打肿,古啸天几乎是说一句打一巴掌,但到现在沈江川跪的端端正正,没有丝毫敢躲避的意思。

  “你不忠、不义、不仁全他妈的占齐了,你沈江川按规矩就是死一万次都够了!”

  苏冷月也被古啸天的气势所震撼,没想到一个老头居然如此霸气,连沈江川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在他面前连闪躲的勇气都没有。

  古啸天最后一句很明显是说给他听的,在古啸天的眼里,这里只有她算是外人,苏冷月怕局势再这样发展下去会失控,连忙往前走了一步。

  “古叔,您老人家被气坏了身子,黄爷这次排我来办事,临行前特意嘱咐,一定要先拜会您老人家,他说您是泰斗,一切都听您老人家的,因为事出突然,我忘了事先拜会您老人家,还希望您老不要生气。”

  古啸天慢慢抬起头瞟了苏冷月一眼,平静了一下后淡淡的说。

  “你是黄爷的人?”

  苏冷月点点头态度很恭敬。

  “黄爷也算是有名望的人,我算给他面子,今晚的事不和你们计较。”

  苗仁环听见古啸天这样说,知道古啸天也听说过黄爷,刚才也被古啸天的气势所震惊,不过看到古啸天听到黄爷的反应明显不同,跟着苏冷月身后冷冷的说。

  “黄爷想要的东西,没有人能阻止,这是他老人家的规矩,古叔也是道上德高望重的前辈,黄爷很敬重您,但也希望古叔能给黄爷行个方便,不然……万一有什么误会,对双方都不好。”

  古啸天居然搓着额头大笑起来,然后对苗仁环招手,示意他过去。

  苗仁环回头看看苏冷月,不知道古啸天是什么意思,苏冷月想了想默不作声的点点头。

  苗仁环走到古啸天身边,古啸天还在招手,示意他靠近点,苗仁环很迷茫的犹豫了片刻,还是低下头。

  “啪!”

  重重一巴掌打在苗仁环的脸上,五个清楚的指印像刀刻一般清晰的印在他脸上。

  “黄你妈!他什么规矩老子不知道,但在老子地盘上就要按我的规矩来,你他妈的居然还敢威胁我,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古啸天这胆子是吓大啊。”古啸天瞪着眼目不转睛的看着苗仁环。“不要说是你,就是你家黄爷今天亲自来,给不给面子,也是老子说了算。”

  苗仁环没想到古啸天会打自己,退了一步怒不可遏的眯着眼睛,刚想抬手做什么,被苏冷月抓住手摇了摇头。

  “古叔,您老别生气,他不太会说话,您的地界上当然按古叔的规矩办事,而且黄爷也说过了,一切都听您老人家的,今天的事我们做的太唐突,是我们不对,还希望古叔给一次机会。”

  古啸天默不作声的看了看苏冷月,半天才淡淡的说。

  “万事离不开一个理字,你家黄爷给我面子,我不能不回敬他,你们不是想要黄金龙龟吗?”

  苏冷月听见古啸天提黄金龙龟,马上点点头。

  “下个月初七,我会安排一场比试,东西就在哪儿摆着,谁有本事谁拿,由我做主绝对不偏袒任何一方。”古啸天说。

  “比试?比什么?”苏冷月诧异的问。

  “你们争夺黄金龙龟,无非是想找明十四陵,既然明十四陵是风水堪舆界的传闻,就按照道家五术来比,相、卜、山、命和斗法,任何人都可以参加,花落谁家就看自己本事。”

  苏冷月听完脸上又恢复了娇媚的笑容,很轻松的说。

  “古叔处事公正严明,一切都听您老人家的安排,我们没有任何异议。”

  “既然你们没意见,那今晚的事我算给你家黄爷一个面子既往不咎,你们走吧,我现在要处理家事,你们是外人,不方便留在这儿。”

  苏冷月连忙点点头和一脸不服的苗仁环离开了赌场,走的时候连看都没看跪在地上的沈江川一眼。

  “我老了,道上的事也不想管了,你既然是和越雷霆结怨,你绑人妻女意图灭门其心可诛。”古啸天看了看一直低着头的越雷霆。“沈江川就交给你自己处置,他是死是活,你来决定。”

  越雷霆的眼角抽搐了几下,刘豪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已经从地上捡起了刀,我没有阻止越雷霆。

  刘豪在等待越雷霆的指示,杀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何况是杀沈江川父子,越雷霆的眼睛没有再去看跪在地上的沈江川,而是看着旁边的岚清和越千玲,有一种莫名的愧疚和懊悔。

  “放他们走!我不想再沾血腥了!”越雷霆深吸一口气沉稳的说。

  我皱了皱眉头很惊讶的想说什么,可看看越千玲重重叹了口气,忍了回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