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 噬心蛊

  我再次见到沈江川是在他的办公室里,沈江川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来,而且还是一个人来,即便如此门口还是站了很多他的人。

  沈翔站在沈江川的旁边,经过那一晚的事他到现在还没想明白,为什么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可以几句话就扭转了局势,明明万劫不复的应该是越雷霆一帮人,到最后他和沈江川差一点没命回来。

  沈江川一直没有说话,他向来是一个很稳健的人,有时候话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不知道我目的的时候,所以沈江川端着茶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苏冷月只不过是在利用你,你听她的话只不过你身上被她下了蛊,刚好我可以帮你把蛊破掉。”我坐在沙发上很平静的说。

  “你……你会把那玩意弄出来?!”沈翔眼睛一亮身体直了起来。

  比起沈翔的反应,沈江川要老练的多,连动也没有动一下,甚至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

  “越雷霆叫你来的?”

  “霆哥不知道我来。”我直视着沈江川回答。

  “呵呵,我怎么说也是一个生意人,所以我做任何事都喜欢提前问自己为什么。”沈江川淡淡一笑眯着眼睛说。“我已经和越雷霆反了脸,虽然他放过我,可我知道他只是当着古叔的面不好动手,可你今天居然来说要救我……为什么?”

  “你和霆哥在道上混,不管用什么方法,目的无非是求财,和气才能生财。”我心平气和的回答。“你今天可以动霆哥,明天霆哥一样可以动你,这样打打杀杀下去,到最后是两败俱伤,谁也得不到好处。”

  沈江川看了看屋里其他人,示意他们都出去,背着手在房间来回走了几圈后淡淡的问。

  “你是怎么知道我被苏冷月下了蛊的?”

  “沈翔上次到赌场,我发现他不停在喝水,可坐了一晚上也没见他去过厕所,相反只要他摸过的筹码上面都会有很多汗水。”我一边说一边看着沈江川现在正端在手里的茶杯平静的说。“这种情况你也有,当我看见苏冷月出现的时候,我就明白,原来你们都被她下了蛊。”

  沈江川和沈翔对视一眼后转过头看着我说。

  “既然你知道我们被苏冷月下了蛊,那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被下的什么蛊?”

  “针蛊,又名噬心蛊,蛊毒进入你体内后会随着血液流到心脏,噬心蛊的蛊毒是用水蛭炼化而成,蛊毒附着在你们心脏之上,如果违背施法者的意愿,蛊毒发作会吸干你心脏里的血,你们不停喝水应该是苏冷月教你们的克制办法,蛊毒暂时只吸食你们体内的水分,对你们无害,但是操作权依旧在苏冷月的手里,她随时都可以要你们父子的命。”

  “呵呵,既然你知道只要我们父子按照苏冷月吩咐做事就会相安无事,何况苏冷月背后是黄爷,他老人家对我们向来大方,而且一直以来我办事都中规中矩,似乎我没什么需要担心的。”沈江山笑了笑无所谓的说。

  “因为你们还有价值,那晚苏冷月走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你们一眼,可见在她心里你们的重要性似乎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大。”我淡淡一笑冷静的说。“而且据我所知,噬心蛊的蛊毒会慢慢在体内长大,等到完成成熟的时候,靠水是克制不住的,蛊毒必须吸食血液否则蛊毒死了,施法下蛊的苏冷月也会被反噬,你说,到时候苏冷月是会救自己还是救你们父子呢?”

  “蛊毒还会长大?!”沈翔在旁边听的毛骨悚然吃惊的说。“姓苏的并没有给我们说这个,蛊毒什么时候会长大?”

  “噬心蛊开始的时候会在你胸口出现一个小红点,随着蛊毒的长大,这个红点越来越大,慢慢会以红点为中心,伸展出八只触角完全包裹你心脏,等到八只触角覆盖心脏的时候,就是蛊毒成熟的时候。”

  沈翔听完连忙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胸口低头一看,上面果然有一个拳头大的红点,周围已经有八只想触手一样的血路在向四周蔓延,沈江川也吃了一惊,慢慢解开自己的纽扣,胸口的情况和沈翔一模一样。

  “爸,我们去医院做手术,把这玩意取出来!”沈翔有些慌乱的问。

  我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

  “没用的,噬心蛊的蛊毒已经侵入你们的心脏,会想水蛭一样附着在上面,你们看见的八条血痕其实就是蛊毒的触手,有倒勾嵌在你们心脏里,所以你们经常会有心如刀绞的感觉,如果强行分离蛊毒和心脏,只好撕烂心脏,你们还是一样会死!”

  “那……那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把这东西取出来?”沈翔心惊胆战的问。

  我慢慢从包里拿出一瓶血红的液体,推到沈江川面前。

  “把这个喝下去!”

  “这是什么?”

  “死婴的脐带血!”我和冷静的看着沈江川说。“噬心蛊的蛊毒必须吸血才能活下去,但是噬心蛊怕怨念极深的阴血,因为蛊是邪术,沾染阴血必死无疑,蛊毒一死既然会从你们心脏脱落,然后化为血液。”

  “你要……你要我喝死人血?”沈翔目瞪口呆的看着桌上的血瓶说。

  “你可以不喝,不过等蛊毒成熟,就是它喝你的血,到最后你会被吸食成一具全身上下没有一滴血的干尸。”我淡淡一笑心平气和的说。“喝不喝你们自己决定。”

  沈江川看看桌上的血瓶,默不作声的背着手走到桌边,深吸一口气喝了半瓶下去,擦着嘴角的血渍冷冷的对沈翔说。

  “我要是有什么事,你就把他从这里扔下去!”

  沈翔看着沈江川喝下死婴血,用一种很恐慌的表情看着沈江川,我还是心静如水的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样子。

  不到一分钟沈江川就感觉胸口阵痛,有一种心脏被撕裂的感觉,捂着胸口倒在沙发上,一口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溅落在地上竟然是黑色,越吐越多沈翔在旁边看的心惊胆战早已面无血色。

  等到黑血全被吐尽,沈江川才感觉自己胸口之前的疼痛慢慢消失,那个拳头大的红点已经不见了,看见我拿了一支笔从他刚才吐的黑血里找着什么。

  当一只奇形怪状还在蠕动的东西被笔尖穿透,从地上拿起来的时候,沈江川清楚的看见那就是我所说的蛊毒,面面相惧的看着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是水蛭和蜘蛛混炼的蛊毒,怕阳光!”我一边说一边拉开窗帘,当阳光照射到蛊毒上,刚才还蠕动着挣扎的蛊毒瞬间干枯僵化。

  沈翔在喝下剩下半管死婴血后,反应和沈江川一样,两人胸口的红点都消失,沈江川倒坐在沙发上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我笔尖上已经干枯的蛊毒心有余悸的大口喘息。

  “古叔其实事先找过霆哥,你们为苏冷月办事无非是求财,明十四陵里面到底有多少金银珠宝恐怕没人说的清,霆哥也表示自己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如果真找到明十四陵,也少不了你们的。”我把手里的笔丢到垃圾桶里说。

  “越雷霆真说过不一个人独占明十四陵?”沈江川从沙发上坐起来将信将疑的问。

  “我如果今天不救你,你们早晚也是死路一条,即便霆哥没说这话,你们一样什么也分不到,我又何必骗你们。”

  沈江川想想我说的也有道理,本来对我一直有些戒备,但看到自己和沈翔吐出来的东西,苏冷月就是靠这个一直控制自己,虽然黄爷出手大方,让他赚了不少钱,可受制于人始终不是一件好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