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八章 不懂规矩的秘书

  赵远桥看看我,两次都是我帮越雷霆解围,意味深长的笑笑说。

  “这小伙子还真会说话,处变不惊圆滑世故,是块做生意的好料子,越总身边有这样的人才,不想发财都难啊。”

  气氛在赵远桥豪爽的话语中缓和过来,霍谦在旁边给他们斟酒,越雷霆忽然一脸愧疚的看看一直默不作声的魏雍,歉意的说。

  “魏秘书,你看……哎!都是我办事不周,之前以为就三位领导要来,就预备了三份礼物,没想到魏秘书也会来,我……我这儿……。”

  魏雍脸上的笑容很谦逊,和霍谦笑的时候差不多,不过魏雍的笑容里有几分是我完全看不懂的东西,如同他的眼神深邃的无法完全触及。

  “越总客气了,我是临时通知陪三位领导来的,越总不必介怀。”

  “啥都别说了,是我越雷霆礼数不周,不过今天这酒你也得喝。”越雷霆打开一瓶五粮液送到魏雍面前。“东西今儿算我越雷霆先欠着,改日一定亲自给你送过去。”

  “越总客气,先干为敬!”魏雍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我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魏雍,和其他三个人比,魏雍举手投足之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话并不多,但是有一件很奇怪的事让我很好奇。

  魏雍只要举杯,其他三个人必定会跟着举杯,桌上的任何一道菜,魏雍没动筷子,其他三个人绝对不会动第一下,即便是刚才进屋的时候,坐小来的顺序好像都是精心安排好的,其他三人看到魏雍坐下后,才跟着坐下。

  按头衔看魏雍不过是一个秘书,官职级别和其他三人比差太多,在等级森严的官场上,魏雍不可能不知道这些细节,何况他还只是一个秘书,要么就是魏雍不懂规矩,但一个不懂规矩的秘书绝对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

  我想到了另一个可能,不过他宁愿是自己想的太多,否则越雷霆还真没说错,这酒宴还真是鸿门宴!

  “三位领导,难得今天能把您们都请来,今晚一定要尽兴,不醉不归我就不说了,这样喝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倒是有一个好提议。”越雷霆连忙又开了三瓶五粮液送到他们面前。

  “越总,有何好建议?”赵远桥把酒推到一边笑着说。

  “赵市长,我这兄弟叫秦雁回。”越雷霆指着旁边的我笑着说。“他会命理天数,说白了就是看相算命,三位领导不如让他给您们看看,只要说错一句,我自罚一瓶,要是说对了,你们就喝一杯,今天找个乐子。”

  “看相算命?!”赵远桥听完乐呵呵笑起来,转头看看其他两人。“这可是封建迷信,我们都是无神论者,从来不相信这些无稽之谈。”

  “不相信更好,反正说错了我就喝一瓶。”越雷霆想了想胸有成竹的说。“要不这样,说错一句我立马送三位领导走,怎么样!”

  “好,既然越总想尽兴,我们就在陪陪,但是话先说好,说错一句我们就走,这一次可不能再不算数了。”罗德义淡淡一笑点着头说。

  “要不我就先来,听说算命要报八字的,我的……。”

  罗德义刚开口就被我打断。

  “相命之事我都是依照面相而断,我向来都是看到什么说什么,就怕……。”

  “呵呵,你是怕你说错,我们转身走人?”罗德义笑了笑说。

  “不是,我是怕依面而断,说了不该说的,怕各位领导会生气。”我心平气和的说。

  “你就按你算的说,对和错我们心里自然知道,即便说错了也不要紧,反正我们也不相信这些。”范良不以为然的说。

  “白气如粉,父母刑伤,青色侵颧,兄弟唇舌。”我听完胸有成竹的对罗德义说。“白气主丧亡,若在父母宫,见者必主刑伤,颧伴正面,若有青气侵入此位者,则主兄弟唇舌之忧。”

  罗德义见我脱口而出,一怔,有些迟疑的问。

  “说直白点是什么意思?”

  “罗厅长父母宫有白气,主有丧亡,父母之间有人离世,颧骨隐约有青气蕴含,罗厅长最近和兄弟之间有口舌之争。”

  越雷霆听见我一上来就说罗德义父母有丧亡,半天没回过神,连忙给罗德义倒酒。

  “罗厅长,您千万不要往心里去,他……他随口说的。”

  罗德义的脸色很难看,默不作声低头片刻,慢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三个月前我父亲因为心脏病过世,在关于父亲骨灰处理问题上,我和我哥之间有些摩擦,我父亲希望把骨灰洒到他故乡的山山水水之中,可我坚持让父亲入土为安。”

  越雷霆一愣,虽然我说对了,可毕竟是伤心事,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不算,越总连我们的生肖都能打听出来,这些事当然不在话下。”范良似乎对我有些兴趣,缓和着气氛说。“说点其他的,比如你看看罗厅长是干什么的?”

  我看看罗德义忽然欲言又止的说。

  “罗厅长这个职务似乎不太对!”

  “职务不太对?”罗德义淡淡一笑不以为然的说。“我这职务有什么不对的?”

  “看您面相骨插边庭,威武扬名四海,您应该是神勇之人,边庭在左辅角发际之间,若额耸起插入边庭者,主耀贵,驿马连边地,兵权主一方。”我仔细看着罗德义振振有词的说。“罗厅长,能不能看看你的手。”

  罗德义把手伸了过去,我看完更加肯定的说。

  “罗厅长掌纹中间有兵符纹,年少登科仕途长,击钺定位权要职,震戎边塞拥旌幢,罗厅长你面相和掌纹看,您都是掌兵权之人,而且权主一方。”

  “雁回,罗厅长又不是军人,怎么可能带兵,而且厅长是行政职务,又不是部队里的,你……你是不是看错了。”越雷霆在旁边小声说。

  罗德义忽然意味深长的看看我,面无表情的脸上慢慢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居然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你叫……?”

  “秦雁回!”

  “好,好!有点意思,呵呵。”罗德义放下酒杯笑了笑。

  越雷霆很迷茫的看看罗德义,看样子我又算对了,可一个厅长怎么兵权一方,这一点越雷霆怎么也想不明白,不过看见罗德义喝下了酒,心里长长松了口气。

  范良和赵远桥对视一眼,似乎在交流什么,然后都不约而同看看对面坐着的我,脸上的表情很惊奇。

  “你真的什么都会算?”范良意味深长的问。

  我想了想笑而不语的点点头。

  范良想了想从包里掏出一支笔,把自己八字写在纸上推到我面前。

  “你帮我看看我仕途会有什么波折?”

  我接过纸掐指一算眉头微微皱起心平气和的说。

  “范区长八字过弱,命局八字缺土未入正格,身坐正官正印,气质清纯,必主官显,但金坐火地,须经火炼,千锤百炼,所以仕途坎坷,有大起,也有大落,看你面相气浊而不清,额头中正骨塌陷,丢官退职之相,范区长如果我没算错,您现在应该是无官一身轻才对。”

  越雷霆原想的是请来三人都是政府高官,这样的人一定富贵双全,所以才让我给他们看相,说的都是好听的,没人不喜欢听,可范良问仕途前景,我居然说范良有丢官退职之相,越雷霆一时不知道怎么缓和。

  范良笑而不语竟然又喝了一杯,越雷霆大感吃惊。

  “可有什么办法解决?”范良现在明显不像刚才那样将信将疑。

  “范区长不用担心,您额上中正骨虽然塌陷,不过额头有仰月文星是贵人相助之相,光泽四溢仕途再起,您有大落就有大起,从您面相看,不出三天,您定会加官进爵!”我很有自信的说。

  范良听完我的话,却偏着头去看旁边的赵远桥,好像在等待什么。

  赵远桥意味深长的看看我,摇着头很诧异的笑了。

  “今天算是开眼界了,范区长因为工作原因被暂时免职,这个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所以你说范区长现在无官一身轻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只不过,今天下午市人大已经表决,一致通过任免范良为司法局局长,但是这个消息只有很少数人知道,我本来打算酒宴完以后才告诉他,想不到你居然连这个也能算到!”

  “赵市长,这么说……我的任命已经通过了?!”范良两眼放光的问。

  赵远桥笑而不语的点点头。

  越雷霆听到这里知道我算的一点都没错,端起酒杯高兴的说。

  “这是天大的好消息,提前祝范局长仕途无限步步高升!”

  范良心情特别好一连喝了两杯,兴高采烈的说。

  “第二杯算我罚酒的,秦雁回,你真算是半仙啊,连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能算出来,哈哈哈,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还来找你。”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