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二章 掌管秩序的人

  车居然还是停在明月轩,和我想的地方不太一样,如果真是谈事,这里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就连包间都没有换,依旧是昨晚越雷霆宴请赵远桥他们的那一个,只不过我从主人变成了客人,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在包间里等着自己的会是谁。

  开门的是方亚楠,一身合体的便装,让她看上去英姿飒爽,我想到了各种可能,但惟独没想到方亚楠会出现在这里。

  方亚楠的表情很自然,把我迎进门,房间里除了方亚楠一共有两个人。

  魏雍还是坐在他昨晚坐的位置上,脸上的笑容依旧谦逊平和,看见我走进来,很有礼貌的笑着站起身,轻微点了点头。

  另一个人背对着我,几乎是和魏雍同时站起来,只不过转身的时候,我多少有些大吃一惊的感觉。

  罗德义昨天已经见过,但总感觉今天看到的罗德义有明显的不同,让人感觉更加威严刚毅。

  “重新认识一下,第二十七军军长,罗德义!”罗德义豪爽干脆的伸出手。

  我一愣,虽然看面相他能算出罗德义绝非什么厅长,应该是武职,但怎么也没想到,面前的罗德义会是二十七军军长!可惜萧连山没有来,否则他能告诉自己,堂堂一个军长的军衔到底有多大。

  二十七军的军部设在蓉城,罗德义居然是一个万人之上的人,但这让我并没有太多的惊讶,现在我更好奇的是,一个能指挥万人的军长在魏雍面前也毕恭毕敬,魏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罗德义伸过来的手孔武有力,手掌上的皮肤很粗糙,一看就是常年摸枪留下的茧子,从握手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和我看的面相如出一辙,罗德义是一个雷厉风行令行禁止的人,有很强的执行力和服从力,想必这也是魏雍看上他的地方。

  “实在抱歉,因为我是军长,不便出入某些地方和见某些人,所以昨天我解释的时候,我说是厅长,不过还是被你算出来,一回生二回熟,有机会来我军部坐坐,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相信什么算命,但你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罗德义声如洪钟说话很有气势。

  罗德义口中的某些地方和某些人指的当然就是越雷霆和这明月轩,这让我很好奇,既然这个地方这么不方便,为什么会面还要选在这里。

  “罗厅……应该叫罗军长才对。”我不卑不亢的笑着说。“昨晚不知道罗军长有所避讳,妄言直说还希望罗军长不要介意。”

  罗德义爽朗的大笑,把我安排到座位上,指着对面的魏雍刚想介绍,我已经主动把手伸了过去。

  “魏秘书,您好!”

  魏雍稍微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伸出手意犹未尽的笑着说。

  “你能算出罗军长的真实身份,我的当然也不例外,你既然知道我和罗军长一样,都是名不副实的头衔,为什么你改口叫罗军长,而还叫我魏秘书?”

  “魏秘书和罗军长不一样,罗军长是瓜田李下避讳,魏秘书却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既然今天是谈事,您的身份已经不重要了,何况我也清楚您并没有打算告诉我!”

  魏雍笑颜逐开松开握着的手淡淡的说。

  “你转告越雷霆,明十四陵由他继续寻找挖掘,但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进展和发现。”

  我来之前想到了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但惟独这一个怎么也没想到。

  “魏秘书,明十四陵这么大的事,霆哥一个人恐怕担当不起,既然是属于国家的,霆哥也愿意毫无保留的把明十四陵的线索交出来,由国家负责勘探挖掘不是更好吗?”

  “至于原因你昨天已经说的很清楚,越雷霆是黑社会,他能知道这个消息,其他的人同样也会知道,黑道有黑道的办法,白道有白道的规矩。”魏雍举起酒杯意犹未尽的说。“等政府找到明十四陵的时候,恐怕早已空空如也。”

  “魏秘书打算要我们怎么做?”我知道自己毫无选择的余地。

  “下个月初七,古啸天会主持一场比试,谁独占鳌头就能得到黄金龙龟,你必须赢这场比试,黄金龙龟不能落在其他人手里,你一定要拿到手!”魏雍和煦的微笑看上去很轻松。

  “为什么一定要是我赢这场比试?”

  魏雍意味深长的点点头,脸上的笑容轻易能淹没一切。

  “我今天可以抓了越雷霆,可明天又会有另一个越雷霆冒出来,几千年了,黑帮历朝历代都有,抓不尽,杀不完,既然黑帮能存活到现在,就说明有存在的道理和价值,既然堵不行,那就只有换另一个办法去疏通和控制。”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完全低估了魏雍,他远比自己想的要精明,就如同魏雍所说的那样,抓一个越雷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黑帮赶不尽杀不绝,没有了越雷霆,其他人同样也会打明十四陵的主意。

  魏雍给我倒了一杯酒,很亲和的说。

  “刚好,我需要一个能掌管黑道的人,当然,这个人一定要够聪明,同时还要有能力!”

  “不知道魏秘书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我抬着头很平静的问。

  “有,就是你!”

  “我?!”

  “当然,现在还不是,等你赢了古啸天安排的比试后,你就是了!”魏雍浅笑着说。

  我到这一刻甚至有点佩服魏雍,比起打击和瓦解黑帮来说,魏雍的办法治标又治本,黑道讲道义和规矩,又有古啸天主持大局,谁赢了谁得到明十四陵,所有人的机会相等,也就公平,即便输了也无话可说,如果想起二心,就是和整个黑道为敌。

  相反如果抓了越雷霆,也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其他黑道上的人还是会千方百计去打明十四陵的主意,魏雍不用劳师动众的到处防备,只需要控制胜出的一个人就可以掌握明十四陵的动向。

  “如果我输了呢?”我若有所思的反问。

  “在我眼里只有两种人,有用的人和没有用的人,越雷霆就属于没有用的人。”魏雍笑的很轻松,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想当哪一种人,你是聪明人,不用我多说的。”

  对于魏雍来说,越雷霆可有可无,所以越雷霆现在四面楚歌,随时都会被抓捕,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我输了,结果和越雷霆一样。

  房间里太压抑,我出来去洗手间透口气,魏雍给我出的并不是选择题,也从来没有想过给我留选择的余地和机会,如果输了,越雷霆会被抓,更麻烦的是萧连山和岚姨还有越千玲都会被牵连,这盘棋已经是死棋,除了跟着魏雍安排好的路走下去,否则剩下的每一步都是万劫不复的杀招。

  我洗了一把脸,整个人清醒了一下,刚抬起头,看见旁边有明月轩的服务员在洗手,转身的时候看了看服务员,我已经走到门口,还是又走了回来。

  “今天你运气不太好,最好少说话,不要多惹事端,否则会有祸事。”

  服务员一愣,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等到反应过来,我已经离开了卫生间。

  我回到包间的时候,正在上菜,端菜进来的服务员正是我刚才在洗手间里遇到的那个人,不过好像他已经忘记了我的样子,方亚楠让开身子,方便他上菜,不小心碰倒了面前的酒杯,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对不起,结账的时候,这个酒杯一起算在里面。”方亚楠很歉意的说。

  “您最好现在把酒杯的钱先给了,这酒杯价值一百元!”服务员有些为难的说。

  “什么……这,这酒杯一百元?”方亚楠很吃惊的问。

  “我让您先给,是给您节约,如果要是让我们经理知道了,恐怕就不止赔一百元了。”服务员不以为然的说。

  “一个酒杯要赔一百元?”罗德义从地上把碎片捡起来看了看。“黄金还是白银镶的?听你这口气,一百元还便宜了,去,把你经理加来,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要赔多少。”

  “五百元,这是明月轩的规矩!”服务员领进来的经理说话的语气很傲气。

  “你这是开饭店还是开黑店,一个酒杯你要五百元,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啊?”罗德义很气愤的问。

  “说话注意点,我这儿开门做生意,什么都是明码实价的,摔坏了东西就该照价赔偿。”经理仰着头趾高气昂的说。

  “如果我们不赔会怎么样?”一直没有说话的魏雍突然笑着问。

  “不赔,呵呵。”经理冷冷一笑桀骜不驯的说。“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明月轩是谁开的,沈江川听说过吗,他是明月轩的老板,黑白两道谁不认识他,你敢不赔,就怕你走不出这个门。”

  “这钱我还真不想给,我也很想看看到底能不能走出你明月轩的门。”魏雍很平静的笑着问。

  “你想试试我也不拦着你,走着瞧。”经理说完扭头就走。

  魏雍再也没有问过我其他的事,好像把刚才说的事完全忘了,吃完饭离开明月轩的时候,才发现门口黑压压一片站满了人,看上去应该是经理叫来的人,我们一出来就被围了起来。

  “我看看你到底有多横,不赔钱还敢走,你真当我和你闹着玩。”经理从明月轩出来很嚣张的说。

  魏雍一点反应都没有,脸上还是清淡的微笑,忽然十几辆军用卡车停在明月轩门口,从车上跳下来一百多个训练有素的荷枪实弹士兵,把门口聚集的人全按倒在地。

  “报告军长!警卫连集合完毕,请指示!”

  罗德义看看魏雍,好像在等他的安排,魏雍笑而不语的点点头。

  “这明月轩一共三层楼,从一楼开始给我砸,一件也不许留!”罗德义很威严的说。

  “是!”

  经理一听顿时六神无主,怎么也没想到面前的人会是军长,还想说什么可已经晚了,一百多名士兵得到指示后,义无反顾的冲进明月轩,不到半小时蓉城最为高档的酒楼已变成了残垣败瓦。

  经理大气都不敢出,被带到魏雍面前。

  “是我有眼无珠,得罪各位领导,我该死,我该死,有什么要求,各位领导随便提,我一定办到。”

  魏雍漫不经心的走到经理面前很谦和的说。

  “以后做生意要本分,其他要求我没有,回去告诉沈江川,给他一个月时间,把明月轩重新按照今天的样子装修出来,让我再砸一次,这事就算完了!”

  我知道魏雍这么大的动作并不是想在经理面前证明什么,而是做给我看的,他的权利和实力是毋容置疑的,任何人都不能违背他的意愿,否则结果和这明月轩一样。

  “魏秘书,我一定会赢的比试!”

  我深吸了一口气很沉稳的对魏雍说,我并不是怕魏雍而向他妥协,而是这场比试的输赢肩负了太多人的命运,我不能让其他人有事。

  “你能这样想当然最好。”魏雍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心平气和的说。“那我就拭目以待等你的好消息,希望我们还有机会见面!”

  我默不作声的点点头,魏雍的最后一句话是希望有机会见面,是在提醒我,如果下个月初七比试我赢了,他自然还会来见我,但是如果输了,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魏雍,因为一个没有价值的人,魏雍绝对不会在其身上浪费丁点时间。

6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十二章 掌管秩序的人”

  1. 回复 2014/03/06

    Anonymous

    军长砸店,影射的秦

  2. 回复 2014/03/09

    Anonymous

    石家庄的事都能写

  3. 回复 2014/05/24

    魏德义

    给我砸

    • 回复 2014/07/26

      桌子

      别砸我

  4. 回复 2014/08/31

    。。

    这不是石家庄金铂帆事件吗

  5. 回复 2014/11/29

    Anonymous

    呵呵这都能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