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三章 刑克之命

  沈江川死了!

  他从自己办公室的楼顶跳了下去,越雷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像沈江川这样自负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轻生的人。

  “你确定是自杀?!”越雷霆很不相信的问。

  刘豪点点头很肯定的回答。

  “有人看到他自己从楼上跳下去的,没有任何他杀的可能。”

  “沈江川好好的怎么跑去跳楼?”越雷霆皱着眉头来回走了几步。“古叔那晚让我决定他生死,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古叔是想留他一条命,古叔真要想他死,就不会下那么重的手打他。”

  “这么说不是古叔安排人做的?”刘豪想了想在越雷霆耳边说。“沈江川既然和苏冷月是一伙的,会不会是苏冷月认为沈江川没有利用价值,而且又知道她们的事太多,所以杀人灭口,姓苏的阴的很,又会施蛊,她要杀了沈江川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

  从赌场出来才发现雨越下越大,夜风夹杂着雨点飘落在身上,有一种刺骨的冰冷,越雷霆和刘豪说完话,才看见我一言不发坐在旁边,屋檐下的雨滴刚好落在我肩头,大片衣服已经被淋湿。

  越雷霆把伞递过去的时候,我才回过神。

  “怎么了?”

  “等一个人!”我面无表情的低声说。

  有手下跑过来,在越雷霆耳边嘀咕了几句,越雷霆眉头一皱,大为不解的说。

  “沈翔?!沈江川都跳楼自杀了,他现在不给沈江川操办后事,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他是来找我的!”我淡淡一笑站了起来。

  从雨中走来的沈翔看上去很颓废,浑身被雨水淋透,可丝毫掩盖不住他身上浓烈的酒味,充满血丝的双眼透着怨恨和杀戾,嘴边冒出的胡渣让他看上去一夜之间衰老了很多。

  虽然手上提着刀,可他整个人身上看不到半点的斗志,犹如一只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秦雁回,你害死我爸,今天我就要你命,给我爸报仇!”沈翔举起刀对着我,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还是他本身的胆怯,举刀的手一点也不稳。

  越雷霆一愣阴沉着脸冷冷的说。

  “沈翔,不管沈江川对我做过什么,好歹也兄弟一场,今天他去了,死者为大过往的恩怨一笔勾销,我看在沈江川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要发酒疯自己换个地方。”

  “外面说你越雷霆一言九鼎,重信守诺,我呸!”沈翔冷冷一笑仰着头无所顾忌的说。“当着古叔的面你假仁假义放了我父子,背地里捅刀子,让秦雁回来害我爸,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越雷霆听不明白沈翔在说什么,刚想质问他,我从后面走了出来。

  “风水玄学可以帮人,同样可以害人,我扪心自问从来没有利用风水玄学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沈江川的死也不是我害的。”

  “你帮他们父子解开我下的噬心蛊,让他们相信你,然后再改动房间风水,令沈江川跳楼,你还敢说沈江川的死和你无关?”

  声音从沈翔身后传来,不用看我也知道是谁,苏冷月那张永远都充满娇媚笑容的脸出现在沈翔的身边,旁边给她打伞的是苗仁环。

  越雷霆皱了皱眉头,回头看看我迷惑的问。

  “这……这是怎么回事?”

  “说不出来我帮你说。”苗仁环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冰冷。“沈江川的潜龙饮水局是我弟弟苗仁宇所摆,虽然办公室摆设的确是为了让沈翔和你们结仇,但也不至于要人性命,你表面上是帮他们破了房间里的风水,可你却把放在房子那块泰山石也让人搬走,苗仁宇都死在你手上,可见你风水玄学的功力不在他之下,苗仁宇都能看出来,沈江川今年太岁入命,丧门星临宫,有生死之劫,你不可能看不出来,你却故意移走泰山石,居心叵测最终导致沈江川死于非命。”

  我直视苗仁环从容不迫的说。

  “苗仁宇用泰山石镇位,是想沈江川今年四平八稳,我移走泰山石,虽然沈江川会多灾多难,但绝不会有什么生死之劫,沈江川死于非命并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而是沈翔做了什么。”

  “我?!你的意思是我害死我爸!”沈翔怒不可遏的大声说。“没想到你不但心狠手辣还强词夺理。”

  “你要是不相信,就听我说完。”我漫不经心的说。“苗仁宇知道沈江川贪财,就千方百计给他找到适合布置潜龙饮水局的办公室,让你们父子日进斗金八方招财,可苗仁宇却忽略了你的命格!”

  沈翔看我指着他,不屑一顾的冷笑。

  “我的命格和赚不赚钱又有什么关系,又和我爸有什么关系?”

  “你命格里有年上伤官,年上伤官比克父,最大不过二十五,你今年刚好二十五,可是沈江川的命硬,你克不动所以会被反克,这就是你为什么会断手的缘故,本来你父子二人就算有灾有难,但不至于生死之劫,要怪就怪苗仁宇的潜龙饮水局!”我义正言辞的说。

  “信口雌黄,我弟弟摆潜龙饮水是给沈江川招财,和他的死又有什么关系?”苗仁环冷笑着问。

  “沈江川眉淡而薄且暗黄,这是荡寇眉,父子无缘必有伤,财帛进退多兴废,先进后损命不长。”我心平气和的说。“沈江川命不带正财,财多反而压命,之前没有苗仁宇的潜龙饮水局,沈江川赚的是他命里本身带的财,可潜龙饮水局是招财之局,招的是八方之财,命外之财越多,沈江川的寿命就越短,因为他没有这个福分去承受,就好比一条蛇非要吞下一头象,结果就是活活撑死!”

  苗仁环听完我的话低头想了想,和苏冷月对视一眼竟然没有反驳。

  “沈江川的死还有其他原因,他有批货被海关扣留,让我想办法取出来,我托人查到这批货里面隐藏有枪械,不用说,这是你们给他提供的。”我冷冷看了看苏冷月义正言辞的说。“沈江川面带反骨,这种人对他再好也必定嗜主,即便我帮他破了蛊毒,可他心里还想着拿回枪械报复,我移走泰山石沈江川的运程七零八落,但也不至于会要他的命,但如果他心存歹念必有祸端。”

  越雷霆听到这里也明白了七八分,瞪着沈翔冷冷笑着说。

  “当初我放你父子,没想到原来还打算养好伤反过来再咬我一口啊,呵呵,死的好,死的好。”

  “你少胡说八道,我不相信取回那批货,我爸就一定会死?”沈翔大口喘着气不服的问。

  “刚才告诉过你,你的命刑克沈江川,可他命太硬,所以你克不了他,那是因为你八字不入正局,八字缺金,枪械是大凶之器,五行属金,补齐你八字的缺陷,凶星入命七煞格,你命里只要遇到七煞,沈江川再硬的命也会被你克!”我说完淡淡一笑冷冷看着沈翔说。“最想报仇的人是你,所以去取货的人一定也是你,所以,害死沈江川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沈翔的刀掉落在地上,表情慌乱的不知所措,口里一直念叨着不可能。

  苏冷月和苗仁环知道沈翔再也没有利用价值,看倒在地上的沈翔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去。

  我心平气和的对沈翔说:“我不会用风水玄学去害人,但我可以防备有人来害霆哥,如果不是你们父子先心生歹念,也不至于有这样的下场。”

  越雷霆的眼睛抽搐几下,瞟了刘豪一眼,如果不是我事先安排,搞不好自己现在已经死于乱枪之下,这样的人留不得,何况沈翔已经把沈江川的死算到自己头上,留着早晚是祸害,刘豪心领神会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刀。

  我的手按在刘豪的刀上,摇了摇头说。

  “他已经无足轻重,以后再也没有能力会加害到你,放过他吧!”

  越雷霆想了想阴沉着脸盯着地上的沈翔慢慢点点头。

  沈翔在雨中抬起头表情麻木的说。

  “你今天放了我,我同样不会对你感恩戴德,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百倍,千倍的偿还。”

  我没有理他,和越雷霆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淡淡的说。

  “渡人自渡,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希望你好自为之,你命相桃花带刃,十次桃花九次劫,你小心提防女人,如果我没算错,你这条命早晚会亡在一个女人手里!”

4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十三章 刑克之命”

  1. 回复 2014/02/06

    fate

    秋诺

  2. 回复 2014/08/28

    秋诺

    我怎么了?

  3. 回复 2014/08/28

    秋诺

    我怎么了

  4. 回复 2016/12/23

    秋诺

    what happen?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