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四章 同道高人

  初七.小暑

  古啸天把这次黑道比试安排在花水湾的别墅,可能是上了年纪的缘故,古啸天喜欢安静,包括他这套别墅也显得清冷和幽静。

  即便是已经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黑道比试,依旧没能让这里热闹多少,毕竟来的人并不多,能接到古啸天邀请的人本来就凤毛麟角,所以现在手上有一张古啸天派发的邀请函是一件特别有面子的事情。

  越雷霆鞍前马后的陪着岚清,向来深居简出的岚清也不想错过这次难得一见的黑道比试,何况比试的内容还是她熟悉的道家五术相、卜、山、命和斗法,怎么说也是同道中人,能参加今天比试的都是成名已久的高人,他们之间的切磋恐怕对于任何一个同道中人来说都是不想错过的盛宴。

  陆陆续续进来的人似乎都有些交集,越雷霆不时和这些人笑脸打招呼,不过我一个都不认识,也不知道古啸天怎么想的,非把比试安排在晚上,快八点的时候,基本上该来的人都到了。

  等到古啸天走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站起来,夜风袭过一片清凉,古啸天穿着很随意,可即便脸上挂着笑容,但依旧掩饰不住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中透着的威严。

  这个曾经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地下阎王,没有输给过任何对手,可最终还是败给了岁月,他手里的拐杖和缓慢的步伐让古啸天看上去苍老了很多,但他的腰始终挺的笔直,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即便剑柄在时间的侵袭下腐朽,可从来都没人敢去怀疑这剑刃的锋利。

  不过我现在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古啸天的身上,而是注视着他身边站着的两个人。

  “左边的人叫孔观,不过知道他名字的人不多,外面的人习惯叫他孔瞎子!”岚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我身边小声说。

  孔观叫不是瞎子,只不过只有一只眼睛,右眼只剩下一个黑洞洞的窟窿,和他的人一样深不见底。

  “岚姨,他眼睛怎么瞎的?”我好奇的问。

  “自己挖下来的!”

  我一愣,拧头目瞪口呆的看着岚清震惊的说。

  “自……自己挖……挖下来?”

  “这都什么人啊,看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玩自残,挖什么不好,挖自己眼睛?”萧连山和顾安琪也坐了过来,刚好听到岚清说起孔观。

  “能自己挖掉眼睛,这个人要么是有病,要么就是有难言之隐,不过这样的勇气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顾安琪白了萧连山一眼说。

  岚清摇手示意他们声音小一点,然后轻声说。

  “古叔从一无所有到现在一统黑道,你们真以为像外面传的那样就靠一个人一把刀打打杀杀砍出来的啊,古叔能有今天,孔观居功至伟,如果说古叔是地下阎王,那孔观就是铁笔判官!”

  “啊!这么大来头,岚姨您给我们讲讲孔观这个人。”萧连山很惊讶的说。

  “孔观在外面,背地里都叫他孔瞎子,不过当面都叫孔叔,辈分和古叔一样,孔观确切的说算的上古叔的军师,他精通占卜推卦,相面断人,古叔从出来闯荡到现在一统黑道,前前后后大小危难不下百起,可每次都逢凶化吉有惊无险,全靠了孔观帮他运筹帷幄趋吉避凶,古叔能有今天的成就孔观居功至伟。”岚清很敬佩的说。

  “原来是同道前辈,古叔身边有这样的高人在,难怪可以顺风顺水。”我点点都若有所思的说。

  “有没有这么神啊,他要真什么都能算,自己的眼睛怎么挖了?”萧连山皱着眉头问。

  “孔观无后,不管男女,生一个死一个,孔观自知道泄露天机太多必遭天谴,可没报应到他自己身上,报应到后代身上,所以自毁一目向天明志以示惩戒,希望老天不要再祸及妻儿,古叔一直绝对亏欠孔观对他敬如上宾礼遇有加。”

  站在古啸天另一边的人显得格外的沉闷,至少从我看到他到现在也没见说过一句话,始终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不过即便越雷霆和其他大哥级的人物在他面前态度却异常恭敬。

  能站在古啸天旁边的人又会有几个是泛泛之辈。

  “岚姨,古叔旁边的是孔观,那另一边站的又是谁?”我好奇的问。

  “卫羽!”

  “他怎么一直不说话呢?”我笑了笑说。

  “因为他是哑巴。”岚清很平静的回答。

  “古叔身边都什么人啊,一个瞎子,一个哑巴。”萧连山也跟着笑了起来。

  “卫羽和孔观他们两人外面本来就称为天哑地瞎!”岚清郑重其事的回答。

  孔观能辅佐古啸天一统黑道,其占卜推卦、相面断人的本事自然不了的,可天哑地瞎,天为尊、地仰之,很显然天哑在地瞎之上,我有些诧异的看着卫羽问。

  “岚姨,这个卫羽又是什么来头?”

  “卫羽精通堪舆玄空、奇门道法,他和孔观都是古叔的结拜兄弟,相信越雷霆也告诉过你们,古叔出来闯荡的时候,只有一个一把刀就打下了今天的势力,但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传闻而已,据说卫羽有召唤阴兵,请神护体的本事,所以古叔才能百战百胜。”

  “居然可以借用鬼神之力,真没看出来,古叔身边竟然有这么多藏龙卧虎之人,我也好奇单凭一个人怎么可以当上地下阎王,原来是有卫羽这样道法高深的人相助。”我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说。

  “那……岚姨,那卫羽又是怎么哑的?”萧连山突然饶有兴致的问。

  “自己割掉舌头!”

  “啊!怎么又是自残啊?!”顾安琪抿着嘴唇心惊胆战的问。

  “但凡擅借鬼神之力必有阴损,不过看卫羽面相孤星无主一生命硬,报应不到他身上,但是谁从中得利必祸其一世。”我心平气和的说。

  “从中得利……哥,这么说,报应不到卫羽身上,会报应到古啸天的身上,那……那他干嘛要割自己舌头?”萧连山茫然的问。

  “你怎么这么笨,祸从口出说多错多,卫羽就是说的太多所以会牵连古啸天,为了给古啸天当劫,所以他自割舌头。”顾安琪瞪了萧连山一眼没好气的说。“卫羽孤星无主,一生命硬,他既然有阴损,当然就不会再报应古啸天。”

  “啊!为了古啸天自己割掉舌头?!”萧连山瞪大眼睛愣了半天后说。“没看出来这个卫羽还真重情重义啊。”

  岚清点点头笑了笑平静的说。

  “在因为如此,所以古叔知恩图报,现在卫羽和孔观都和古叔平起平坐,平时都很少见到他们两人同时出现的,今天想必是为了这次比试,他们两人是评判。”

  我还想问什么,笑容就凝固在脸上,表情慢慢变的凝重,眼睛一直盯着门口。

  苏冷月和苗仁环走了进来。

  一整晚我等的就是她们,确切的说,我在等代表黄爷参加比试的那个人。

  进来的有三个人,前面两个是苏冷月和苗仁环,跟在后面的那个人让我格外的留意。

  那个人走路的动作很轻,每一步走下去都悄然无声,走的很慢,但每一步的大小都刚好一样,像经过精心计算般准确。

  轻重如一的步调,他的每一步都是如出一辙的均匀,一个连步伐都会计算的人,还有什么不在她的算计之下呢?

  苏冷月的强势我见识过,就连苗仁宇和苗仁环这样的高人在她面前也只能俯首听命,不过今天苏冷月明显恭谦了很多,虽然她还是走在最前面,不过很明显她每一步都如履薄冰,让一个连步伐都能算计的人走在自己身后,任何人恐怕都不会好受。

  正式的比试一直到晚上九点才开始,等所有人到齐,古啸天的别墅大门关山,外面站了不下百人,里外三层把别墅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估计连只鸟都飞不进来。

  一轮圆月挂在空中,皎洁的月光像缎面般柔和的铺洒在古啸天别墅诺大的庭院里,虽然有资格能接到古啸天邀请函的人屈指可数,在庭院里坐着的我大约估计顶多百八十人,但毕竟这也算的上黑道盛况空前的大会,所以古啸天把庭院布置的极其隆重。

  庭院里摆放着十桌酒宴,五桌一排,最中间是古啸天的那桌,每个座位前都有名字,进来的人按照桌上的名字坐下,唯独古啸天那一桌干干净净,除了他和卫羽还有孔观,再没任何人。

  参加比试的一个十七个人,从霍谦哪儿打探到的消息,其中有三个值得注意,

  第一个是渝州帮请的宋回,据霍谦说宋回从小和一位老道学茅山道法,道家五术样样精通,最厉害的就是奇门遁甲之术,渝州帮这几年发展壮大和他有莫大关系。

  另一个是陆庸,说到这个人连越雷霆都有些震惊,越雷霆叫他陆叔,能让越雷霆叫叔的人并不多,就像古啸天这样的赫赫有名的地下阎王,才能被越雷霆叫一声古叔。

  越雷霆告诉我,陆庸在道上的名号不必古叔差,确切来说,他还真算不上道上的人,只不过在关中黑帮最大的利润来源于盗墓,陆庸外号叫陆铁口,只要从他口里说出来的话,就没有不准过,古叔年轻的时候,陆庸第一次看到他就说,亥时血光,必破面相,古叔那是年轻气盛没当回事,结果晚上刚过十一点就被围堵,拼死杀出重围,但左脸被刀砍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从此古叔对陆叔极其敬重。

  最后一个是我今天看到走在苏冷月后面的人,他叫欧阳错,具体底线连霍谦也没打探出来,不过能代表黄爷参加这场比试,可见他的地位和能力绝对在苏冷月之上。

4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十四章 同道高人”

  1. 回复 2014/10/07

    路过

    瞎子哑巴……莫名的想到了盗墓笔记黑瞎子,哑巴张。

  2. 回复 2014/11/23

    Anonymous

    初七还一轮圆月

  3. 回复 2014/11/23

    呵呵

    初七还一轮圆月

  4. 回复 2014/12/15

    傻傻

    初七的 一轮圆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