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五章 占卦

  酒宴开始先上菜的是古啸天的那一桌,端上来的菜品盘子一模一样,但上面盖着银罩,盘子里是什么菜没人知道。

  古啸天抬起头沉稳的对参加比试的人说。

  “今天我专门请了汇德轩主厨掌勺,希望菜品能另给位满意,来,都别站着,过来坐!”

  我坐在下面一愣,发现古啸天那桌只有十个座位,古啸天和卫羽还有孔观坐了三个,剩下七个座位,参加比试的十七个人,根本不够坐。

  “僧多粥少看来不是每个人都能坐下,各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当然不能抢着坐,这样吧,今天大家高兴,不如寻个乐子,桌子的每盘菜到底是什么,连我都不知道,要不请各位猜一猜,猜对了就坐下,不过桌位只有七个,坐满了其他人就没机会了。”

  古啸天说的很轻松,不过我很清楚古啸天话里的意思,猜对了就坐下,猜不对就得离开,座位只有七个,谁先猜出来谁就入围,当然这绝对不会是靠猜的,古啸天安排的第一场比试已经开始了。

  “盘子被银罩挡着,这怎么猜啊,难道看谁运气好?”萧连山在下面不满的说。“这不是耍人嘛,又不会特异功能透视什么的,就这样谁能猜出来。”

  我淡淡一笑心平气和的对萧连山说。

  “今天的比试是道家五术,虽然看不见盘子里是什么菜,但可以占卜推卦知道,这样安排倒也有趣,在短时间内占卜推卦,考验的是功力深浅,这个忽弄不了人,开盘就知道对错。”

  我明白古啸天的用意,第一场比试是占卜,参加比试的有十七人,而座位只有七个,说明第一场比试后,只有七个人能进入下一场,占卜看似简单,但要准确预测出盘里是什么菜,没有真本事绝对办不到,古啸天一上来就用这种极其苛刻而严厉的办法甄选可见对于这次比试古啸天的确煞费苦心。

  参加比试的人都坐在各自位置上没有动,谁也不想贸然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抬头的时候看见欧阳错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这个连霍谦都没打探出底细的人,总让我感觉或许会是这场比试里最强的对手。

  “各位既然都歉让,那我就先来献献丑。”

  说话的是一个矮胖的中年人,一边说一边走到桌前。

  “常乐远!”岚清皱着眉头小声说。

  “您老认识这个人?”我好奇的问。

  岚清点点头冷静的说。

  “常乐远天赋异禀,从小跟道家名师学艺,道家五术无一不精,以占卜尤胜,他每日只占一卦,精准无比,外面都叫他常一卦,门前车水马龙达官贵人趋之若鹜都把他奉为上宾。”

  常乐远从包里拿出六枚光滑无比的铜钱,一看就是经常把玩抛掷,双手合十把铜钱放在手心,闭目凝心片刻后将铜钱洒在桌上。

  “他这是干什么呢?”越千玲好奇的问。

  “这叫起卦,他用了六枚铜钱,看样子是用文王六十四卦来推算,是周文王所著,又名“文王八卦”,凡占者必须端正身心,恭敬意诚,用清钱或克角,双手捧奉,望空高举,心中默念欲卦之事,连摇数摇,摇毕将钱散落在桌案上,再自下往上摆成一行。”岚清对占卜尤为了解,所以一看常乐远的动作就知道了。

  常乐远把铜钱摆好之后,低头看了半天若有所思的说。

  “雷泽归妹卦……缘木求鱼?!”

  “他说的是什么呢,我听不明白?”萧连山皱着眉头问。

  “雷泽归妹卦是文王六十四卦中第十六卦,卦意是缘木求鱼,卦辞求鱼须当向水中,树上求之不顺情,受尽爬揭难遂意,劳而无功事不成。”我解释给萧连山听。

  萧连山听完眉头皱的更紧,大为不解的说。

  “这里面也没说是什么菜啊,就这几句话和菜名八竿子打不着一起啊。”

  顾安琪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小声说。

  “起卦是最简单的,任何人都能起卦,不过要根据你要预测的事结合卦辞的意思去推断,这才是考本事的事,只从卦辞的字句中当然不能看出来,要去参悟,说了你也不懂。”

  常乐远默不作声的看着桌上的卦象,慢慢抬起头小声说。

  “雷泽归妹卦……归妹者,少女从长男,阴阳不交,故有缘木求鱼之象也。所谓缘木求鱼者,如同一人想拿鱼,不向水中去取,却上树上去求,又怎么能得鱼,占此卦者,谋望不遂之兆……。”

  孔观注视着常乐远淡淡的说。

  “卦你已起,你选的这盘菜到底是什么,你能不能说出来?”

  常乐远似乎没有听见孔观的话,抬着头继续思索。

  “昔日苏秦背着剑而游,曾占此卦,果然遇着商鞅,嫉妒才能,不中而还,就如缘木求鱼之兆,诗曰:缘木求鱼事多乖,虽不得鱼后无灾,若是行险弄巧计,事不遂心枉安排。”

  萧连山看常乐远一时回答不上来,笑嘻嘻的对旁边的顾安琪说。

  “看见没,哪儿有那么神的事,扔几个铜钱就能占出来,你看常乐远站了半天也说不出来,乐远,乐远,我看他离哭倒是不远了。”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沾点酒在桌上写画几笔,然后有手盖着。

  “你写什么呢?”顾安琪探过头问

  “如果我没推断错,菜名我已经知道了!”

  “啊!是什么?”萧连山急切的追问。

  常乐园忽然眼睛一亮,点着头对孔观说。

  “缘木求鱼,这道菜和鱼有关,可鱼在水中,却要到树上去找,缘木求鱼即是树上之鱼,鱼不能上树,松鼠却可以,呵呵,这道菜应该是松鼠鱼!”

  “开!”孔观很平静的吩咐。

  站在桌前的手下拿开银罩,盘中果然是一条色泽鲜艳,鲜嫩酥香,酸甜适口的松鼠桂鱼,松鼠鱼因形似而得名,以胸腹鳍处下刀,将鱼头切下,然后再从下颌处下刀,将鱼头劈半刀,用刀略拍,剔下两面鱼肉,除净胸部细刺,鱼尾相连入油锅炸到金黄色,再浇上酱汁拼盘而成的美食。

  庭院里面一片啧啧称奇的声音,就连萧连山也目瞪口呆,连忙推开我遮挡的手,在桌上用酒写的赫然是松鼠鱼三个字。

  “……这,真能预测出来?!”

  “文王六十四卦预测当前事本来就很准,加上常乐远又并非浪得虚名,解这个卦其实也并不难。”我回答。

  越千玲本来对命理玄学一向嗤之以鼻,后来遇到我以后,经过一些事多少有些将信将疑,现在看见我居然根据卦象能预测出看不见的菜名,很惊讶的说。

  “你这是唱那出啊,你都知道为什么不上去啊?”

  我一脸苦笑,揉了揉额头,从酒宴开始就感觉头晕的很,心里恶心想吐。

  “有点不舒服,再看看吧,反正还有六个座位。”

  古啸天满意的看了看常乐远,手一摊指着桌前的座位说。

  “真材实料,请坐!还剩下六个座位,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座不等人各位手下见真章吧。”

  “借你三个铜钱一用!”走出来说话的是一个国字脸的人。

  常乐园很客气的把铜钱推送到他面前,中年人将三个铜钱来回抛掷了六次,每一次都认真记下正反。

  “周福也来蹚浑水,呵呵。”岚清若有所思的笑着小声说。

  “您认识这个人?”越千玲问。”

  “算是前辈了,绝非浪得虚名之辈。”

  萧连山看见周福和刚才常乐远起卦的方法完全不同,大为不解的问。

  “哥,刚才常乐远要用六枚铜钱抛一次,而周福怎么只用三枚铜钱,连续抛了六次,这是什么意思?”

  我微微一笑心平气和的解释。

  “六爻算尽天下事,八字测完世间人,测人用八字,测事要精准就要用六爻,周福用的占卜方法就是六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