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六章 算尽天下事

  “刚才常乐远用的是文王六十四卦,你说预测当前事很准,怎么现在又变成六爻。”萧连山追问。

  “六爻是流传最广的预测方法之一,其变化有梅花易数,观音神课,以及文王六十四卦的断法,相对于正宗的六爻断法又要简单许多。”顾安琪在旁边小声给萧连山解释。

  “文王六十四卦是六爻演变而成的……这个六爻到底是什么啊?”越千玲也饶有兴致的问。

  我笑了笑压低声音说。

  “六爻八卦预测,是起源于周朝时期,六爻就是预测人将三枚铜钱放于手中,双手紧扣,思其所测之事,让所测信息融贯于铜钱之中,合掌摇晃后放入卦盘中,掷六次而成卦,配以卦爻,及动变以后,结合易经的爻辞,以及时间的干支,而判断事物的发展过程和结果。”

  我刚说完,就听见前面的周福抬起头缓缓说。

  “周易第六十三卦,既济卦,水火既济,本卦上卦为坎,坎为水,下卦为巽,巽为火,水上火下,水浇火熄,是既济之卦的卦象,君子观此卦象,从而有备于无患之时,防范于未然之际。”

  萧连山听的头昏眼花,没有一句是他明白的,刚想问,就看见我又在桌上写字,很激动的问。

  “你又知道是什么菜了吗?快说说到底是什么?”

  “今天是比试,要有规矩,他不说我不能开口的,等会告诉你。”我笑着回答。

  “你又知道?知道你咋不上去啊?”越千玲没好气的问我。

  我依旧揉着额头苦笑,说来也奇怪,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舒服。

  周福低头看看面前的菜盘想了片刻很自信的说。

  “此卦卦象从而有备于无患之时,防范于未然之际,是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的意思,水在火上必沸腾,是动态,什么样的水在火上是静止的……”

  “哎,这还有什么好想的,开水不响,响水不开,水在火上烧沸以后成了开水不就安静了!”

  萧连山的自言自语,本来庭院里极其安静,他的声音老远都能听见。

  周福眼睛一亮,竟然转过身对萧连山点点头感激的说。

  “旁观者清,小兄弟,先行谢过,我已经知道这是什么菜了!”

  萧连山一脸茫然,很木讷的摊着手无奈的小声说。

  “我……我什么都没说啊。”

  周福看着古啸天很自信的说。

  “水在火在,此卦是静相,开水不响,君子观此卦,君子磊落,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既然是静相,取后者往来无白丁,餐盘是白色,再取白,开水白……呵呵,这道菜是开水白菜!”

  古啸天听完点点头,示意手下打开周福选的菜上面的银罩。

  银罩下面果然是一碗清汤寡水的白菜,不过汤醇淡素雅,清澈见底;菜色泽嫩绿,形态完美,见之顿觉清鲜明快,鲜香异常,使人有不似珍肴,胜似珍肴之感。

  庭院里顿时又是一片惊叹之声此起彼伏,萧连山连忙再次去看刚才我写的字,手下果然也是开水白菜四个字。

  古啸天满意的点点头指着位置请周福坐下,笑而不语的用指头有节律敲击着桌面,等待着下一个预测的人。

  陆庸上前一步,古啸天竟然站起身,歉意的说。

  “陆哥,今儿比试我只有一视同仁,一直劳烦你站了这么久,是兄弟不是,等完了亲自斟酒赔罪。”

  “既然是比试一切按规矩来,今天在这里你我二人就当素不相识,你不必介怀。”陆庸摇摇手很沉静的说。

  陆庸说完两手举起同时掐算,等到手指停下来的时候,越千玲极小声的问。

  “他怎么不用铜钱,举着两只手干什么呢?”

  “这是掌中卦,所谓八卦在手,天下我有,周易八卦博大精深,常人要依靠道具起卦,不过陆庸已经将周易八卦烂熟于心,仅仅靠手就能起卦。”我说。

  “为什么他要用两只手?”萧连山还是没忍住,好奇的问。

  “因为前面有两人占卜问卦都是预测菜名,问同一件事一准二次三衰,越往后面越难预测,所以陆庸用左右手起两个卦相互佐证推演。”

  “越往后面越难测?!”越千玲眉头微微一皱,瞟了我一眼。“你怎么像个木头,前面都三个人了,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雁回既然不动一定有他的道理,你别心急,雁回做事有分寸。”岚清对我笑了笑宽慰的说。

  陆庸慢慢放下手很沉稳的说。

  “我起两卦,分别是乾卦和风水井卦,乾为天卦困龙得水,乾者健也,刚健不曲中正之谓,故有困龙得水之象,夫困龙得水者,乃是一条蛟龙,久困渊中不得舒展,忽然天降大雨,得雷鸣而起,任意飞腾,另一个是风水井卦枯井生泉,井者穴通也,水从井出,故有枯井生泉之象,所谓枯井生泉者,如有一眼井,久枯不汲,已经枯竭,不料重遭阴雨,泉从地出,细水能以长流。”

  陆庸说出卦象和卦辞,我已经猜到菜名,还没写就看见萧连山嘻皮笑脸的盯着我,我在耳边悄悄告诉他,这道菜是龙井虾仁。

  我刚一说完,陆庸胸有成竹指着自己选的菜平静的说。

  “我用两卦相互推演佐证,第一卦困龙得水,第二卦枯井生泉,本来两卦相辅相成,但困龙在井,即便得水同样也无法舒展,何况井水再深对于困龙来说都实在太浅,所谓龙游浅水遭虾戏!”

  说到这里陆庸看看已经坐下的常乐远和周福中气十足的说。

  “我前有二人已坐,二人位仁,龙在井中……龙游浅水遭虾戏,这道菜应该是龙井虾仁!”

  不等古啸天点头,陆庸说完很自信的揭开菜上面的银罩。

  餐盘里果然是虾仁白玉鲜嫩,茶叶碧绿清香,色泽雅致,滋味独特的苏杭名菜龙井虾仁。

  比起刚才常乐远和周福,陆庸起卦推卦和最后定卦说出菜名,一气呵成没有半天拖泥带水,其占卜问卦的功力显然要比之前两人高出一筹,就连下面庭院里观看的人都不约而同爆发出掌声。

  陆庸坐下后七个位置还剩下四个,我发现越千玲一直冷冷盯着我,我知道她心急,不是我不上去,我在等欧阳错,如果说这场比试我最大的对手是他的话,到现在我对这个人一点都不了解。

  下一个出场的人叫腾国渊。

  这个人的名字是从顾安琪嘴里说出来的,在香港玄学界颇有名望,顾安琪告诉我腾国渊在香港的玄学地位不必这里任何一个人差。

  作为第四名出手的人,庭院里面坐着的围观者都希望看到更加精彩的占卜预测。

  和之前的陆庸一样,腾国渊选好一道菜后,也是掌中起卦,唯一不同的是他竟然反复起了三次。

  “为什么越到后面起卦越繁琐,我看刚才常乐园和周福都很轻松,可这个腾国渊似乎感觉力不从心啊。”萧连山无所事事的问。

  “占卜问卦同一件事不能问三次以上,否则就不灵了,腾国渊之所以起卦繁琐,是因为他刚好是第四个占卦的人,他必须考虑到变卦、错卦以及动卦之间的变化和联系,这才是考功底的时候。”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回答。

  “那他为什么要反反复复起三次卦呢?”越千玲看了前面几个人的占卜预测,慢慢有了些兴趣。

  “道家讲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也是事不过三的道理,占卜问卦,同一事不可问三次,比起之前的几个人,腾国渊这次的难度要大的多,所以他起三卦推演看其中变化。”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十六章 算尽天下事”

  1. 回复 2014/08/22

    天下事

    为什么要算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