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九章 相命

  第二天的比试安排在下午,越千玲从早上到现在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很知趣的离她很远。

  比起昨天的比试,今天显得井然有序,不过会昨天比起来不同的是,庭院里面多了一堆大小各异的石头。

  庭院里没有酒席显得格外宽敞,每个人的座位前面摆着清茶,参加比试的人坐在最前面。

  “今天不知道要比什么,怎么弄这么多石头来?”萧连山盯着那堆石头好奇的问。

  “那是玉石,也叫翡翠原石!”越雷霆毕竟是见多识广的人,看看那堆石头皱着眉头说。“昨天是占卜预测菜名,古叔今天该不会是想让他们赌石吧?”

  “赌石?!”萧连山愣了一下很好奇的问。“霆哥,石头有什么好赌的?”

  顾安琪给萧连山解释。

  “所谓赌石,就是用璞玉来赌博,要知道,通过玉的外皮而能看出玉石里面的优劣是需要很深的玉石学问的,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也没有一种仪器能探测到它,玉石原料挖掘出来,外面又包着一层岩石的皮壳,皮壳里面是什么,依旧没有人说得清,所以行内把判断玉的过程称作赌石。”

  岚清想了想摇着头很肯定的说。

  “应该不会是赌石,所谓神仙难断寸玉,即便再高的玄学修为也不可能达到看穿石头里面是什么的本事。何况比试内容有五项,昨天比的是占卜,今天不会还是一样的。”

  其他人还在议论的时候,古啸天和孔观以及卫羽坐到位置上,庭院里安静下来。

  “都说算命看相骗个十年八年没有问题,说的都是几年甚至十几年之后的事,不管准不准,等算命看相的人反应过来,已经找不到人了。”古啸天微微一笑深沉的说。“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看看在场的七位到底是江湖神棍,还是铁口直断。”

  孔观站起来,走到那堆石头面前面无表情的说。

  “这是翡翠玉石,是从缅甸矿场没经过挑选,随便拉过来的,这堆石头里面到底那一块有玉那一块是废石,就看看各位本事了。”

  “比试规则很简单,你们现在有七个人,可是进入下一轮的只有有五人,就是说有两人会被淘汰,如何区分胜负,就是谁选的石头最值钱谁就获胜,排名最后两位出局!”古啸天很平静的说。

  古啸天对手下点点头,不一会进来七个人,并排站在前面。

  “你们七位恐怕对赌石是一窍不通,让你们亲自选真是难为你们了,所以我帮你们找好了七个行家,站在你们前面的都是赌石行当里炙手可热的人,而你们七位要做的事,就是从这七为赌石行家中选出帮你们赌石的人!”

  我听完古啸天的话顿时恍然大悟,笑了笑说。

  “这安排还真巧妙,第二场比试的内容是道家五术里的命!”

  古啸天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参加比试的七个人面前,不紧不慢的说。

  “都说命由天定,每个人带多少财命里早就注定好的,你们七位就观他们面相,看看今天谁最带财谁最旺,平时算的都是以后的事,准不准也没人知道,今天我倒想看看各位到底谁铁口直断当之无愧的是神算。”

  越雷霆还是很疑惑的摇着头大为不解的说。

  “就算请来七位赌石行当里的高手,可赌石从来没有万全的把握,实属赌运气,这样的比试未免也太正规了吧。”

  “这样安排其实有他的深意。”我笑了笑给越雷霆解释。“神仙难断寸玉,赌石没有万全把握,本来就是靠运气,但每个人运程有高低,财福有旺衰,财运旺的人选到有玉石头的机会当然就大,财运衰的人,就算给他上好玉石解出来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孔观拿出一个密封的纸盒,放在七个人面前,郑重其事的说。

  “为了公平,谁先选谁后选,这纸盒里有七个数字,你们一同去选,选到几号就第几个选人,听天由命!”

  宋回选的是一号。

  周福选的是二号。

  陆庸选的是三号。

  腾国渊选的是四号。

  常乐远选的是五号。

  欧阳错选的是六号。

  ……

  当前面六个顺序排出来的时候,我看见岚清脸色很忧虑的样子,我好像没事一样,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举着自己手里的纸条。

  七号!

  我心里明白岚清担心什么,我前面的六人都不是泛泛之辈,越往前胜算越大,可我选了第七,就是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剩下都是其他人放弃的,可见最后剩下的人面相一定不会好!

  古啸天给每个人一炷香的时间,桌上的香已经燃烧了三分之一。

  第一个出场选人的是宋回,之前在第一场比试里他以人数起卦,随心所欲信手拈来的占卜本事至今还让人记忆犹新。

  从面前七个人里面选一个今天运程最好的,似乎对宋回来说一点都不是难事。

  他在七个人面前来回走了好几圈,每一个人都仔细观看,最终停在中间第三个人的面前,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我看宋回选的这个人心里多少有些失望,昨天宋回占卜推卦给人的印象记忆深刻,算的上这七个人里面的佼佼者,但毕竟宋回在奇门遁甲方面的造诣远高过他的相术。

  他选的人本命属羊,天上火命,五行土旺,缺木,日主天干为水,水主智,其性聪,其情善,水旺之人面黑有采,语言清和,为人深思熟虑,足智多谋,学识过人,此人癸日丙辰时生,癸以戊己为官,而辰位是戊己土的官库,故谓身坐官库。癸以丙为财,而辰属水局,使丙火无气,命主大贵。

  可今天比的是当天运程,此人就差强人意了,因为谊水者喜北方,可他今天站的方位偏偏是西北,他日主天干为水,必须有火相助,喜水多,但忌金多,五行里金属于西方,金多水浊,所以他今天运程不是太好!

  宋回选的人在那堆石头中经过挑选,拿了一块站起来,解石也是当着所有人面动刀的,石头没几分钟就被切开。

  对玉器我倒是还懂点,被切开的石头一条绿线果然一直延伸下去大约有三四厘米宽的纹路,可惜不是很厚,做不了几件玉器,顶多能做一块挂件,不过玉的颜色很通透,价值应该不菲。

  庭院里的人啧啧称奇,赌石这个行当素来神秘刺激,但大多是技术活,所以黑道里的人参与很少,关于赌石都是听闻,今天一见都不由折服。

  但更让所有人惊叹的事宋回对赌石完全不懂,却能通过观面断命选出这么一块有玉的石头,不由不让人惊讶。

  第二个选人的是周福,和宋回一样,来回认真走了几圈后,挑选了站在左边的第一个人。

  周福这人岚清特意告诉过我,算是前辈了,可今天见他选这人,我多少有些失望,此人日主天干为水,又生于秋季,必须有金相助,忌土、水,喜木、火,此人日柱壬戌,坐下财生杀,杀生印,杀印相生,主大贵,今日虽不是旺运之日,但运势不低!

  可周福似乎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初七,农历葵丑日,牛日冲羊,这个人偏偏属羊,牛日冲羊就是说属羊的人今天诸事不宜。

  石头已经解开,前面的周福一脸苍白,似乎根本不相信自己选出来的人竟然挑选的石头会是这样。

  石头没解开之前,裂口出有一条很深的绿,颜色柔和,可一刀下去,里面的绿有很多细细的裂痕,根本做不了一件完整的饰品,完全犹如一块废石。

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十九章 相命”

  1. 回复 2014/01/13

    Anonymous

    今天是初八….

  2. 回复 2014/07/24

    dsaf

    初七能过2天??

发表评论